Latest

星河资讯

中文 | EN

星河志|谢晨:有技术的自信,才有发射前的平静

2021/03/17


其实,姚明退役以后我就不怎么关注“火箭”了。记得在2016年时,有人问我,把卫星发射到太空拢共分几步,我当时认为这是个和冰箱门有关的问题。这人如果今天再问我,我觉得我能跟他探讨一整天。

我,一名平平无奇的理工宅,烧过锅炉,修过冰箱,运过石油,装过电池,一不小心还在西安交大读了个博士,毕业后就职于中科院。直到2019年5月8日那天,星河动力总裁刘建设刘哥向我发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——“谢晨,想不想跟我们一起造火箭?”从此,我的命运和火箭有了交集。

图为谢晨工作照

当时面对刘哥的问题,我很想毫不犹豫的表示:“咱说干就干!”但这是不可能的。当时我的顾虑主要有两方面,一个是自己没有多少火箭相关的工作经验,害怕添乱;另一个是当时民营航天刚刚起步,存在变数。然而,第一个顾虑刘哥只用一个人名就帮我消除了:中国发动机设计总师、顶级专家、动力系统领域大牛程圣清程总,将直接指导我工作,让我切身感受火箭般的技能提升。第二个顾虑我媳妇(刘哥的前同事)只用一句话就帮我消除了:“刘哥从来不坑自己人!”作为一个在公司服从公司领导安排,在家里服从家里领导安排的优秀打工人,我似乎得到了某种双保险。

就这样,我作为火箭发动机推力室副主任设计师,正式的加入了星河动力液体火箭动力研发部门。

图为谢晨工作照

入职公司是个愉快而又感慨的过程,当时公司HR有事外出,因此,绝大部分入职流程都是刘哥亲自帮我处理的。令人动容的是,所有手续都开展的快捷、方便、灵活。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的总裁,刘哥在百忙之中还能把我的入职手续都处理的井井有条,我突然萌生出“谷神星可能要成”的念头。因此,如果有人问我是什么时候对发射有信心,我的回答大体上是“来公司的第一天”。

进入公司以后,我就开始了一步步升级技能、仰望大神的快乐时光:

  • 我见识过钱云方(动力技术部部长)、王敏杰(轨姿控动力系统副总师)、朱乔峰(液体发动机阀门副主任设计师)为了赶进度,驱车八百公里陪我去沈阳做试验;

  • 我见识过周连刚(动力技术部副部长)天天泡在阀门生产厂家,只为让产品尺寸精度达到小数点后第三位;

  • 我见识过强彦涛(液体发动机阀门副主任设计师)通宵达旦趴在显微镜前,只为从成百上千个膜片中挑出八个性能一致的飞行产品;

  • 我还见识过程总为了在规定期限内交付合格的产品,连续两个多月守在生产第一线,常常工作至后半夜。

    这就是传说中的航天精神吧——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攻关,特别能奉献。

    图为谢晨(左二)与动力技术部成员照片

    2020年10月,酒泉卫星发射中心,发射准备工作期间,随队记者问我,“快要发射了,心情如何?”我说:“很平静,因为我已经见识了所有覆盖试验的正确性和可靠性,更见识了谷神星身后那一个个专业素质极高的工程师们,因为自信,所以平静。”

    2020年11月7日,发射成功后,随队记者又问我,“发射前你说你很平静,现在心情如何?”我说:“很难形容,工作做到位了成功是理所应当,本该平静,但真到这一刻我却莫名激动,这种感觉太奇妙了。”现在想来,当时的激动并不莫名,同样因为我已经见识了所有覆盖试验的正确性和可靠性,更见识了谷神星身后那一个个专业素质极高的工程师们,因为感动,所以激动。

    多年以后,当我站在“谷神星一号(遥一一七)”运载火箭的发射架前,我准会想起谷神星一号(遥一)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的那个遥远的下午。当时,星河动力还是个人数不多的小公司,一个个部门挤在同一个办公楼层里,墙壁的横幅上写着,“大干一百天”......当时,许多技术还待研发,许多难题还待攻克。当时,民营航天还是个新领域,许多道路都不明了,人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。


     

相关新闻

  •  

    星河志 | 崔品:能打、靠谱,一起干一件伟大的事儿

    阅读更多

  •  

    星河动力航天与中国华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

    阅读更多